365bet亚洲官网查询 > 内地娱乐 > 借我一双孩子的眼睛,看上去很美

原标题:借我一双孩子的眼睛,看上去很美

浏览次数:85 时间:2019-09-26

方枪枪,倔强地噘着小嘴,在月光下默默地绕着自己的影子奔跑,最后微笑着在雪地里撒完一泡热腾腾的尿之后,心满意足地回到梦中。
《看上去很美》,在初中初读时就在字里行间给我创造一个成熟而冷静的孩童世界,张元导改编的电影,更是无时无刻让我看到那个真真切切有着落寞背影和孤单心事的方枪枪。孩子的世界看似幼稚简单,其实最无法让人理解和捉摸。弄不懂他为什么会有一双清澈而忧伤的眼睛,弄不懂他为什么会有惆怅无奈的姿态,弄不懂他为什么会突然变成一个满脑子坏水的小捣蛋。只是因为想要一朵代表成绩的小红花?只是因为想要大眼睛老师温柔的微笑?只是因为想要北雁的喜欢?只是因为想要父母的怀抱?还是别的?我不知道。或许许多年前我曾经知道过,可是现在,我完全不知道,我并不想单纯地说他缺乏关爱和为了吸引别人注意之类的屁话,因为总认为无法用成人世界的理论和逻辑去判断和解读孩子纯真的心。孩子的世界如果有那么干净简单,那并不复杂的我们为什么不能依旧做一个孩子?
我的儿时已经在记忆深处烟消云散了,但我依稀记得幼儿园里干净的水泥地板,两把不太高的木制小滑梯,似乎从来没有轮到过我荡的一把铁秋千,以及那个午睡时因为袜子破洞而被小朋友嘲笑得无地自容的小小丑丑的我。
看了一点蔡康永为小s宝宝写的《宝宝日记》,很感动,我想,那个孩子的世界我们虽然回不去,而且也并不能够真正懂得,可至少会去尊重,会去爱,就够了。

     再回首,被同化的时代里,我们活在一个连拉屎撒尿放屁都需要统一时间的时代里。我们矮小的身躯,要在高高的红墙下囚禁着自由,看着一看就看到边际的天空,忍受着小红花评比的年代里。在那个红花泛滥的年代里,在衣着都只有灰色、褐色、深蓝色的年代里,在围墙都只是红色的时候,那个年代的成人不是江姐般的短发就是两个麻花辫,那个年代的小孩子要被老师的红花趋势着去独立完成任何事情,那个时代的小朋友在老师的教育下,见到小伙伴犯错就告老师。一部用最单纯的孩子的故事去讽刺社会中一切的同化,一切的制度的成人世界。这是一种恰当的比喻,还是一种对时代的讽刺?
     方枪枪的梦境永远都是美好的。影片的开头在飘满雪花的木马下开始了幼儿园里单纯色调的一切。雪花在孩子的世界里是一种纯洁的美好,而在大人的世界里是一种冰冷被禁锢的记忆。再回首,我们悲伤吞噬过的童年。回首我们被同化的一切,又被改变的所有的棱角。张元作为第六代导演,他有自己的风格,并且有自己的叙事方式。很多人在批判,张元这样直接的叙述着故事。却又不违背第六代导演的风格“我的摄影机不撒谎”。容易思考的我都在想,这部电影的一切制度化、一切反讽的意味是不是也在讽刺着国家广电总局那高高的门槛,孩子们所处的幼儿园的高墙那一片狭隘的天空,又仿佛像是广电总局允许拍摄的那狭窄的范围,导演被抑制的年代里,红花也充斥着整个世界。再回首《看上去很美》,恍惚中发现也只是看上去很美而已。
      方枪枪进了幼儿园,开始穿着格格不入的衣衫,他站着看着小朋友们坐在一起吃饭。他对制度有抵抗性,他不喜欢被同化的世界。他看着小朋友们玩着老狼老狼几点了的故事,李老师当老狼,似乎在告诉我们成人的世界里,成人都是狼。而身后的这群孩子们的小羊,他们尽管被狼一般的成人护在身后假想着的保护着,却也不免要让他们牺牲一切孩子们哈哈的一切。他们,又是有多么的孤独?李老师拿着剪子追着方枪枪到处跑,想要剪掉方枪枪的小辫子。在那个年代的孩子,家长总喜欢给小男孩留一撮小辫,似乎像是那个年代里的习俗。方枪枪本能的反叛似乎在这个剪子落在头发上的时候全部被激发。他想要反对一切常理性的制度,他想要另一片天空,可以无局限的奔跑。
      梦里的方枪枪总是可以踏在雪地上自由奔放的撒尿,这表意上是一场不切合边际的梦想,却可以看作是梦里的方枪枪已经成长,早已知道自己在何处撒尿。他可以自己去撒尿,甚至可以自己控制自己的撒尿时间。这是梦,也是方枪枪的期待。他期待成长,期待离开幼儿园,期待不再有小红花,期待自由。方枪枪每天都盯着自己的小红花看,他想要小红花,又想逃离小红花的时代。那个时代,成人世界里是冰冷,是潜规则,是制度,是一切的限制。
      用一个全景,拍了方枪枪站在台上脱衣服,却怎么也脱不下。没有一个小朋友上去帮他,对他的耻笑让他感觉到这个社会一切的不公平。他透过没有脱下的衣服的孔里看这个世界,他看到的是小朋友的耻笑,老师的一句:“你就耗吧,没人帮你”。制度下的社会,谁能学会遵守制度,谁就会被认可。方枪枪的反抗,注定会得到孤立。而小孩子的世界里,最害怕的便是孤独,害怕被父母遗弃,害怕老师冷眼相对,害怕小朋友们的排斥。方枪枪想要的一份自由,也无非就是跟小朋友们手牵手随心所欲的奔跑。就像是影片中,方枪枪握着南燕的手在幼儿园外奔跑。只是这份自由似乎像是一种奢侈,制度下的人们,何谓自由可言?
      方枪枪很反叛,很流氓。,只是在小孩子的单纯的世界里,哪里会知道这是一种流氓?却只有在大人的世界里,才会觉得方枪枪是一种流氓行为。方枪枪的一句:“操你妈。”被关了禁闭,或许方枪枪完全不知这句话的意思,只是成人的世界里他似乎像是流氓般不可原谅不被宽恕。他被关了禁闭,不允许被任何人接近。方枪枪幻想李老师是妖怪,影片中但凡拍到李老师的时候多半用仰拍,拍出李老师的大脸,一种征服的感觉,令孩子们恐慌的大灰狼的形象。影片在晚上的镜头的时候,李老师行走的脚步,似乎让人想起了恐怖片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那种踩着黑色高跟鞋的脚步。而在方枪枪的眼里,李老师就是恐怖的象征,她是制度的象征,象征着一种约束与局限。
        李老师游戏里的语言:“狼要吃掉羊。”似乎是在告诉孩子们,成人是狼,成人世界里吞噬孩子的一切。吞噬孩子所有的自由。方枪枪的视角里看到的总是打人总是欺负人孩子的父亲因为是领导便得到了老师的笑脸相迎,甚至违心的发了他们小红花。方枪枪看到的,他却不懂。他有要杀掉狼的雄心壮志,所以他让所有的孩子们一切将李老师捆绑在床上,他想要反抗的是制度的压迫。他想要做的是离开幼儿园的高墙,去自由的生活着。
         方枪枪从受人欺负的小孩成了霸王,他无非是想摆脱心中的自由。王一般的领导着孩子们,或许就会获得拥护,他想要的是一群孩子们陪伴的玩耍。而不是总是一人行走在高墙下看着从未改变的天空。
         时代的背景压抑着一切,当方枪枪奔跑出高墙,奔跑在外面的世界时,他却看到了成人世界的小红花,他无法逃脱的小红花。他终于不用再孤独一人,他听着老师和同学的呐喊在高墙下倚着石头睡着。
         我们都想要将不同于我们的人变成我们的同类,方枪枪想让小伙伴们一切抵抗制度,老师想让孩子们一切遵守制度。而我们却注定都逃脱不了我们要被吞噬的一切。只是庆幸这个年代的我们,拥有着可以随时随处撒尿,不会被奖罚小红花的童年。可是我们却还是依旧被囚禁着我们想要创作,想要拍摄想要抒发的一切。我们活在的时代里,都无法得到最大化的自由,我们被禁锢着,我们被吞噬着。
          再回首我们被吞噬的一切。像是影片的色调般单调的生活着,像是小红花般被利益趋势着,像是老师见到部长的点头哈腰般被权利压迫着,像是方枪枪被孩子们耻笑般若另类就只能屈服,像是方枪枪般有着打死狼的斗志却无法抵抗。我们回首我们的生活,似乎只是看上去很美而已。

    这是一部难得的好电影,整场电影下来,电影院里笑声不断,那么纯真和干净的世界,那么奇妙而独特的想象,再加上动人的音乐和美丽的画面,通过孩子的眼睛讲了一个并算不上是故事的故事,细腻而柔软,直指人的内心深处,让人忍不住回到了童年的美好时光。只可惜,我们站在成人的角度,觉得孩子的想法和想象是那么天真和离奇,不会觉得讲规则有什么不对,不会相信关于妖怪的传说,所以孩子们认真的推测和出于天性的无力反抗,被我们当成了笑话,我们需要孩子的眼睛。
 方枪枪是一个男孩子,由于父母工作的关系,全托在一个保育院幼儿园班,但是他却一直无法适应集体生活,他不会自己穿衣服,不愿上厕所后洗手,总是尿床,他很调皮喜欢捣乱,对喜欢的小女孩慷慨地送出自己捡来的小红花,还领着她离开了幼儿园,在外面过了愉快的一下午,他不是个听话的孩子,得不到小红花,最后还引发了整个集体对抗“妖怪”老师的惊人事件,然后开始放弃争取小红花的努力,欺负同学,不听话,被关黑屋子,被孩子们疏远,于是再次离开幼儿园,在众人的呼唤声里沉沉睡去。这就是整个故事,几乎没有明晰的条理和线索,甚至谈不上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可就是这些幼儿园生活的点点滴滴,让人一次又一次地开怀大笑,在这个倔强男孩子的身上,或许我们都能找到当年自己的某些“劣迹”,那些只有儿童的世界才可能出现的想法和坚持,对于任何事情的简单处理方式,喜欢就亲近,不喜欢就排斥,长大了的我们终于还是把这些看作了是天真的笑话。
 从方枪枪的眼睛,透过窗口看到外面的世界飘着雪花,雪花闪着荧荧的光,整个世界真真雪白,这个画面一再地出现在方枪枪的梦里面,那么美那么干净,那是方枪枪唯一可以完全自己支配的世界,这个时候,方枪枪略显蓝色的眸子里透出的是清澈的眼神,这个眼神纯净无辜,让人无法忘记。
 世界无处不存在着规则,就连幼儿园也逃不过。在这里:说话要先举手,经过允许才可以站起来;要统一排排上厕所,上完厕所要洗手;晚上要撅着屁股给老师擦;要自己穿衣服,睡觉时不能说话;老师说的话要绝对服从,不能追问为什么;小男孩是不能留小辫子的……方枪枪进幼儿园的第一天,脑后勺的长长小发辫就被喀嚓一剪刀剪掉了,从这一天开始,从来都自由自在无所拘束的方枪枪就被这些无穷尽的规矩给束缚住了,他也开始向往那些小红花,他会等到教室没有人时,眼巴巴地瞅着小红花栏上自己的名字后面空荡荡的,每个孩子都这么渴望过荣誉。在整个电影里,方枪枪只拥有过两朵小红花,一朵是捡来的,一朵是被施舍的。捡来的小红花方枪枪不惜送给最好的小朋友南燕,虽然被拒绝,却让人感动这样的无私;被施舍的小红花来自于领导一句“这个小朋友怎么一朵小红花也没有啊,我们要一起帮助他”,成人世界的奉承迎合还是无情地投影于孩子的世界,尴尬的成人世界用这种习惯的方式来对付检查,可惜孩子们并不是那么领情。天生的自由和叛逆是不能就此被消除的,在追求小红花无果后,方枪枪就此放弃了这一违背他本性的做法,开始遵从真正的想法,逃离学校,与人“拉帮结派”,欺负别的小朋友,甚至在幼儿园传播老师是妖怪的传言,引起了集体恐慌,甚至引发了一场类似于暴动一样的乱子,于是被规则惩罚,成了“众叛亲离”的可怜的孩子,惩罚结束也无法回到伙伴中去,他还是被无情地排斥在了潜规则之外,孤独地再次出走,最后睡倒在一块大石上。
    影片的后来,红墙下方枪枪孤独而愉快地跳跃奔跑,也许这时,他的简单愿望才会朴素而真切,在心里实现,这宛如一场美梦,存留在方枪枪的美好记忆里,就像那场雪,干净晶莹。

本文由365bet亚洲官网查询发布于内地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借我一双孩子的眼睛,看上去很美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