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亚洲官网查询 > 港台明星 > 统统复仇的人太可怕了,用道德熬制的视觉毒药

原标题:统统复仇的人太可怕了,用道德熬制的视觉毒药

浏览次数:88 时间:2019-09-25

影片具有一定的可看性,血腥、暴力和性爱镜头拍得有新意,构图、调色和配乐算有自己的风格,故事节奏的控制基本合格(除了被绑架、监禁一段略显冗长)。而不足之处则很明显,简单一个例子:主人公监禁中受到的心理折磨仅仅通过呆滞的眼神、暗淡的室内色调和毒气室设备来表现,表明导演的想象力与电影手段毕竟不够用,无法利用声响、光线以表现情绪是一般二流导演的必然。
韩国电影新近的崛起,和日本电影的崛起有几分相似。日本电影80年代以来以竹中直人为代表的一帮青年导演的崛起,有赖于迫于市场压力而拍摄大量的软性色情片:他们在一个特别敏感于观众、市场的拍摄境地下,学会了如何处理艺术主张、电影手段与观众需求之间的矛盾。可以说,没有大量被迫的软性色情片的拍摄就没有日本电影的今天。而韩国电影也正在逐渐体会资本压力的过程中,《老男孩》导演朴赞旭曾在访谈中提道“投资人要考虑到投资和收益的回报问题……比如影片讲述同性恋,政府不会限制你,但韩国观众还是不能接受同性恋的场景,所以投资人不愿意冒险去投资此类影片。以前是影片拍出来后不行就剪掉,现在实际上是投资人控制着资金看着市场,很多东西连拍都不能拍出来了。”
不同的是,日本导演拍摄软性色情片这一行为中被迫的成分大一些,而以朴赞旭为代表的韩国导演们拍摄限制级影片却是主动的。对此,朴赞旭是这样表述的:“开放自己的想像力”(《朴赞旭:亚洲的导演缺少怪癖的“疯子”》)。在何种程度上开放呢?以《老男孩》为例,影片大量使用血腥暴力的镜头,就构图的精致来说,已臻于炉火纯青的地步——连暴力专家昆汀·塔伦蒂诺看了都“睡不着并流下了好几次眼泪”。影片充斥的是东方式的暴力(《杀死比尔》中日本料理店格斗场面给习惯于西方电影传统暴力场面的观众上了很深刻的一课,其背后却是昆汀·塔伦蒂诺自修的东方美学课程),自始至终只开了两枪,冷兵器的杀戮现场却布满了残酷的视觉凌迟:活吞章鱼、背插尖刀与人砍杀、铁锤拧牙、剪刀刺耳膜以及剪断舌头……怀着要使观众由视觉感受直接体验身体想象的阴谋,影片以人物传达自虐的视觉效果,目的在于从视觉迅速穿透观众的心理界限,达到皮肤表面以及角质层之下。(也就是俗话所谓的寒战与鸡皮疙瘩。)
但影片最值得注意的是剧情的设计(究其本源,“电影书写”才是电影的本质,在最高的意义上电影应该浑然一体,无所谓剧情也无所谓结构,一切都应该通过由音响、光线、画面和剪接构成的、无法区分的影片整体来体现,从而无法被语言准确的描述,但就这部影片来说,显然还没有达到这一高度)——
当李秀儿、李右生姐弟的畸恋场面事隔多年(根据当初吴大修在念高中、吴的女儿14年前失踪时4岁,可约略算出自李氏姐弟畸恋秘密被揭穿、李秀儿自杀到吴大修复仇,其间至少相隔25年),再次浮现在吴的眼前,亲生姐弟大胆、刺激的性爱场面使影片达到了一个小高潮;
而李右生让吴翻看相册,吴惊愕地意识到自己昨天才与之有过激情性爱的美宝竟然是一直思念着的失踪多年的女儿,一个平常人对乱伦隐秘的、概念性的恐惧忽然爆炸,既成事实使他不再有资格恐惧,巨大的羞耻感、罪恶感击垮了一直以来有着钢铁般复仇意志和力量的他;
同样的相册也摆在美宝面前,在一边不断搜索昔日父亲残存记忆、一边担忧着给她留下深刻的性感受、此刻身处险境的情人,她是全然不知情然而随时可能爆炸的一颗炸弹;
当李终于同意放过美宝,同时转身丢下心脏起搏器遥控开关,走向电梯,吴颤抖着按下开关,没有让李死去,却打开了音响设备,听见自己与女儿做爱时的喘息、话语,仇恨与宽恕之间他选择了前者却受到更大的折磨;
李在电梯关闭前只说了一句话,镜头也只停留了短短几秒,却发出了影片最强烈的质问“我们互相很了解,却仍然相爱;你们做得到吗?”,导演通过人物之口表达出一个道德判断,罪恶的来源究竟是什么,罪恶是罪恶本身还是罪恶的概念,不管在不在在罪恶的概念之内,能否承认与坚持成为判断的标准;
最后一个高潮似乎不是故事结构中的高潮,却是逻辑结构上的最高潮——吴在雪地里痛苦着,催眠师帮助他遗忘了那个秘密,“在那里,你分成了两半,丑恶的那个你带着那个秘密往前走,每走一步就是一年,走出七十步以后他就死去;现在,祝你幸运……”,丑恶源于了解了秘密,只要忘记与情人的父女关系,只要不意识到乱伦的本质,他一样可以肩负乱伦的事实。
通过一部电影讲述一个复杂的故事,对乱伦做出如此大胆的评判,算是韩国电影送给世界电影乃至文化的一件太有勇气也太有风险的礼物。虽然故事传达的理念就其逻辑来说,不算十分离奇,但毕竟是在乱伦这个非常特殊的事件上。哲学让人几乎可以把一切现象都剥离掉其物质细节的外壳,进行纯粹在概念、逻辑层上面的推断,但乱伦这件事毕竟有它的独特性——导演朴赞旭想要质疑这个禁区。这既是朴赞旭之所谓“开放自己的想象力”,也正是他乃至韩国电影人们一个十分微妙蹊跷的剧情构造取径。
现在应该提到吴被离奇释放后第一次接到仇人(李右生)电话时埋下伏笔的对话。吴质问为何监禁他15年,李反问为什么不问15年后为何还要将他释放。不错,这确实是一个有趣的反驳,但显然不仅是有趣那么简单。当影片进行到快结束时,吴来到李处做最后的解决,却被意外的父女乱伦真相所击垮,李告诉他:其实本来有一个机会可以避免这一切的发生,那时吴与美宝尚未相识,只要吴提问“为何15年后还要将我释放?”,那么等待他的就是另外一个剧情安排。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吴在十五年间并没有忏悔到自己曾经犯下的这一小过失。
难道仅仅是因为没有回忆起自己犯下的一个小过失?在观者的眼中,自然不会是这么简单。对于一个大胆涉及到乱伦这一敏感而典型的社会伦理问题的电影,从更高的层面去考虑,尤其是从欧洲各大电影奖评委的眼光看来,这难免不被联想到“原罪意识”上去。吴从不相信自己有罪,始终把自己放在无辜受害者的位置上——无罪在具体的、现实的层面上也许是存在的,但是否具有“原罪意识”是一个人思维的起点。吴的思维起点是自己的无辜,但正是这个无辜的逻辑起点,使他在这场角逐中一开始就落入了陷阱。
而当李右生扔下心脏起搏器,似乎向吴大修交出了自己的性命时,吴面临着一个选择:忏悔自己的罪行,将自己真正放到被审判的位置上(深深的忏悔意味着最广大的宽恕,意味着以自己对罪的痛苦感受去体会别人的痛苦,以原谅他人的罪恶来获取自身的解脱),还是抓住这个机会杀死李右生,实现复仇。忏悔与复仇是互相对立的两面,忏悔是站在人的角度,而复仇则是以自己为神的意志的代表,去惩罚仇人/罪人——只有神才有资格惩罚。吴选择了复仇,而不是忏悔(即宽恕)。因此,刚刚才被李放过一马、获得了解脱的他,立刻受到了惩罚:他最恐惧的记忆立刻经由自己的手被打开,女儿与自己在性爱中的呓语再次响彻整个空间。这个噩梦不会放过他。而噩梦正源于他自己的罪。
原罪、宽恕、忏悔……这些要素已经足够。对于欧洲各大电影奖评审委员会来说。导演朴赞旭也正是这么对欧洲评委们解释的,“我的影片主要讲述的是人类的道德问题。悔过的灵魂是我所要真正表现的……”
而从另一个侧面看,《老男孩》这部韩国电影实在是太不韩国了。虽然剧本的故事取材于日本漫画;以姐弟相恋、姐姐因羞耻感而逃离乱伦关系作为故事的起点,是日本自创世神话就有的文化背景。但即使以这样的理解把《老男孩》的背景泛东方化,电影中支撑起对乱伦故事的拷问的,也仍然是几个西方意义上的主要伦理概念。甚至可以把这个故事置换到任何一个民族、国家的环境中,给他们换换皮肤和头发的颜色,这个故事一样成立。当然,除了影片中极具东方色彩的冷兵器搏斗场面。
朴赞旭在拍《老男孩》之前曾经提道,“最近的两部影片对我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所拍的两部电影没有韩国传统电影的特点,立场独特化了,所以想拍摄韩国文化的影片。更准确地说,在韩国比较好的电影是表现真实的影片,在狭义方面,也可以说我的电影偏向独特。”大概是翻译的原因,这段话显得有些莫名其妙,但其中有一个词是明确的,“独特”——“……没有韩国传统电影的特点,立场独特化了……我的电影偏向独特”。这多少是一种诚实与反省的姿态。而同是韩国电影新潮人物、曾拍过《漂流欲室》、《撒马利亚女孩》等片的金基德则明确表示,“我不太关注韩国的情况和反应,我关注的是欧洲市场,俄罗斯等国家反而比韩国更喜欢我的电影(《金基德:我是韩国电影第三号人物》)”。
那么,要说的已经说得很清楚——
1、这是一部具有一定可看性的悬念片;
2、就电影语言来说,还十分不成熟,与一流电影有相当大的差距;
3、通过讲故事,对乱伦问题表达了一种比较大胆的道德判断;
4、就故事主题或导演观念来看,有机会主义、投机行为的嫌疑;
5、说出了一切重要的、既有的,但其实什么都没说,其民族文化身份是悬空的。
以上几个特点也适合于大多数被叫好的韩国电影。

《老男孩》取材于日本同名漫画,是导演复仇三部曲中的其中一部----《我要复仇》(2002),《老男孩》(2003)、《亲切的锦子》(2005拍摄中)。关于复仇似乎是文艺作品中永不过时的题材。文学作品有《基督山伯爵》、《王子复仇记》,就连《罗密欧与朱莉叶》中都含有复仇因素。香港很多黑帮片、武侠片中都包含复仇题材。复仇片也因情节跌宕起伏、充满悬念、画面激烈变化丰富而被观众喜爱。正像导演朴赞旭所说:“随着社会的进步和教育水平的提高,人们学会了隐藏他们的真实情感,愤怒、仇恨和嫉妒都被掩饰起来,但这并不意味着人们就此丧失了这些情感。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复杂,愤怒也变得越来越强烈,现代社会让每个人都都承受着巨大压力,将每个人的仇恨都压榨了出来。这是一种不健康的状态,我的作品所展现的就是这种不健康的状态。事实上,在我的影片里,复仇并不只是单纯意义上的复仇行为,而是一种负罪心理的转移。我故事中的人物都是把他们犯下的过错推在了别人身亡,因为他们不愿面对事实,承认自己是有罪的。因此,在复仇的主题下,我的影片主要讲述的是人类的道德问题。悔过的灵魂是我所要真正表现的,他们因一时冲动而蒙蔽了良心,其实这是可以原谅的,这是人类本性使然,我影片中的角色根本上讲都是好人,不幸而成了悲剧人物。”由此可见,复仇题材之所以在长时间内不断涌现,实质上跟观众的心理需求有关系。在《老男孩》中,除了一贯的情节精彩的设计和出人意料的悬念之外,复仇被赋予了更多的含义。复仇是影片的明线,乱伦之爱是影片的暗线。导演没有把复仇的双方,简单的划分成善恶,正义和非正义。人与人之间的伤害,也许经常会是无心之失,这让观众对复仇的双方都有一种同情感,而不像以往的善恶分明,支持好人,痛恨坏人。乱伦之爱,让观众更无法为爱,恨,道德,正义划出清晰的分界线.一部简单的复仇片由此与生命、伦理、爱情以及心理发生了关系。而观众对整个复仇事件的前因后果的明了及对复仇双方的了解又是随着剧情循序渐进的。当故事真相一点点展开,观众的各种猜疑与之前判断人物的各种感情也一并达到高潮,从而获得一种强烈的震撼效果。这是剧作的成功之处。

    剧情在豆瓣《爱的阴谋》中已经很详细了,不再赘述。
    1、片子太残酷。这是看到的最阴险毒辣的复仇方式。当任何一个观众看到不知情的父亲拿走女儿的贞操时都不会无动于衷。吴大秀有错,但不应受到如此重的惩罚。因为毕竟是李右真和姐姐发生乱伦的感情在前。他们的爱是畸形变态的,受到别人的传播和非议是自然正常难免的。李右真才是个变态的恶魔。
    2、复仇不是快乐的事,复仇不如宽恕。但谈何容易?吴大秀执着的复仇最终导致了悲剧的发生。如果他被释放后能宽恕敌人,故事就不会有下文,悲剧就可以避免。但是,世间谁有能无缘无故被囚禁15年而不去复仇呢?所以,故事的悲剧性不可避免。
    3、男主角崔民植的演技实在是太棒了。不愧是韩国第一演技高手。
    4、一叶知秋,从本片可见韩国导演和韩国电影的创作自由。影片暴力血腥、变态乱伦,但是导演敢拍,政府能通过审查上映并能拿到许多奖项,观众能接受,如果在中国大陆,这都是不可想象的?剧本审查就会被毙掉,更不用说拍摄了。中国大陆电影的创作空间太狭小了,大大禁锢了电影的繁荣和发展。
    5、真正的电影爱好者最好观赏本片,一般的观众不看也罢,因为片子太灰暗,太另类了。

2004

视听语言

    2004年第24届韩国影评人大奖于11月21日揭晓了全部获奖名单,早前在嘎纳国际电影节荣获评委会大奖的影片《老男孩》再次受到韩国影评人的追捧,共夺得包括最佳作品、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等在内的五项大奖,成为本届影评人奖的最大赢家。

剧作

关于想象力,朴赞旭在面对“对中国电影有什么建议时”说道:我对中国的国情不是很了解。但我想大概有这几个方面的建议吧,一个是导演的想象力和表现力,就像我当时说到的,即使电影的限制放开了,导演也需要一个时间来接受这样的开放,知道怎么利用这个宽松的环境去开放自己的想象力。第二个就是观众的眼睛。更客观的说就是怪癖的、疯子型的导演出现对电影是有好处的。亚洲导演一般都比较保守、谨慎,这样不好。

人物分析

作为韩国全民年度最期待电影、韩国首部公映之前收回成本的电影、韩国出口价格最高影片,《老男孩》被公认为是日本文化与韩国映画的完美结合。近年来韩国片似乎都脱离不了极端、暴力、情色、非正常的性这些绚烂浓重的色彩。虽然这些元素《老男孩》都具备,但是导演并没有刻意矫情做作地把重点放在绚烂浓重上。而是用与众不同的描写暴力与欲望的独特手法,展示他招牌式的“残酷的幽默”。整部片子的格调是凝重冷峻的,叙事结构严谨。影片开始部分的画外音是吴大修回忆性的内心独白,看完影片才知道那是割断舌头后的吴大修写在纸上的向催眠师描述自己经历,并请求催眠师帮自己催眠让自己忘记过去的的文字叙述。这种回忆性质的旁白在影片中的比重不大,只是结尾及在前半部分吴大修被监禁时出现。这使得整个叙述结构很完整,这种画外音散点地均匀铺开手法的运用,也使悬念与抒情并存,并起到连接情节的作用。在拍摄手法上,导演也大胆尝试运用了一些华丽时尚甚至是新颖的元素,比如打斗中突然停住的定格造型,在定格的画面中,从一方的拳头到另一方的头部间画出一道运动弧线和箭头;显示时间的翻转日历牌作为转场的标志不断出现;双屏的画面形式:左屏是吴大修在打墙洞,右屏是电视画面快速地闪过15年间的世界历史大事件镜头,这些事件包括香港回归中国,美国911事件……这些时尚新颖的视觉形式一方面为叙事锦上添花,一方面充斥观众的眼球。这部韩国影史上里程碑式的作品,理所当然的在艺术和商业上双双取得巨大突破。

吴大修,从前浑浑噩噩、吊儿郎当.在被莫名其妙监禁起来后,15年的监禁生活让他彻底改变.支持他在这15年中活下去的也一种复仇的动力.他拼命寻找自己被监禁的真相,但也处于一种被人摆布的境地,他之前的人生都是失败的.在他得知他和他的爱人正是他的女儿后,他疯狂,但首先想到的是要保护女儿,不能让她知道.于是他向李右真下跪,舔着李佑真的鞋,还剪掉自己的舌头.到最后选择让催眠师催眠和自己的女儿继续爱下去,他已别无选择.为了女儿.影片在他女儿抱着他并对他说:"老男孩,我爱你"的镜头中结束,片尾曲是那3/4节奏的第二主题渠.耐人寻味.

不得不提到该片的节奏及配乐。音乐参与叙事并渲染所发生的事件和表述人物心情。片头音乐是轻缓的钢琴曲,黑场,映出字幕,这样的配乐持续了短短的30几秒之后突然转为激烈的电子乐,出现画面:仰拍,一个人的一只手紧扯着另一人领带的的特写,此时镜头的视点是被拉着的那个人的主观视点,随着镜头拉开才看清人物的关系---一个抱着狗人要仰着坠楼,而另一个人拽着他的领带。这个人是吴大修。随后镜头给吴大修特写,逆光处理,看不清他的脸。接着反打被扯着领带那个人,再反打吴大修的大特写。随着两人对话的进程,坠楼人问“你是谁”,吴大修说:“我的名字是---”电子乐收尾的同时转场,回到15年前,在警察局警察问喝醉了酒的吴大修叫什么名字,吴大修答“吴大修”,巧妙的配合了上一场戏,又很自然的转场,进入故事。在片头中吴大修在电话亭被绑架,他的同伴叫唤他时,充满悬念性质的电子音乐起,节奏急速,有钟表时针的走动声,有敲钟声,且音乐声渐强渐大,时针走动越来越快,到高潮部分,映出片名。在整部影片中,配乐的比重很大,基本有两个主题旋律,并具有反差处理。吴大修在第一场打群架升格处理的戏中的音乐舒缓带有悲壮感,4/4拍的节奏,仿佛是吴大修不明真相的复仇疲惫人生时的写照。在李右真听到周焕说他姐姐淫荡愤而杀周焕却是3/4拍的节奏音乐,可以看出,吴大修因复仇疲惫,而李右真却乐此不疲,因为这是他人生的唯一意义,李右真在杀周焕的同时也深深的陷入怀念姐姐的悲痛中。4/4拍的具有大提琴和风琴混合音色的电子乐作为影片上半段的主旋律之一,是一种悬念进行和寻找真相过程。当吴大修和李右真面对面,吴大修质问李右真为什么要关押他时,两人对峙的背景音乐却是轻缓钢琴声,在之后吴大修被众人绑起来要拔他牙那段,配乐是以小提琴为主的轻快激情的交响乐,很难想象如此紧张的场面却用如此中性甚至偏阳性的交响乐表现。影片的配乐正是激烈和轻缓相互交替,有时候甚至有声画对位的强烈反差,这使得影片的节奏变化丰富,从而形成叙事的精彩。当吴大修回忆起自己中学时光李秀儿和她弟弟李右真的往事时,第二个主旋律配乐出现,是3/4拍的轻快调子。3/4通常是圆舞曲的节奏,用于表现轻松愉快和热情。(纵观影片发现凡是涉及到男女之情的配乐大多的第二主旋律。)此时画面影调也发生变化,变成一种老照片的泛黄。此时有两条叙事线索,也有两条音乐叙事线索。一条是现实,一条是追忆。圆舞曲的旋律是当时的客观再现,之前的第一旋律作为吴大修的追忆在这部分也有出现。但着两条线并不是相互对立,而是时常交叉。在打斗最激烈或最残忍的时候,导演也停止配乐的运用,只留下环境音响。人物的喘气声,抽泣声、呻吟声,东西的咂碎声声,被体现得淋漓尽致。包括片中的有声源音乐,如吴大修女儿在车中哭泣中的歌唱声,歌词的内容都是为叙事和抒发情感服务的。在影片结尾,李右真在电梯里回忆姐姐李秀儿自杀时的场景,配乐也是圆舞曲,在配乐正常进行的时候随着李秀儿的坠河,配乐戛然而止,被一声枪响打断,李右真自杀。影片的节奏及视点变化让人目不暇接。不得不让人感叹韩国映画的精致及丰富的想象力。

李佑真不想面对姐姐自杀这个现实,不愿承认自己有罪,而是把过错安在了多嘴的吴大修身上,为姐姐的死找到了心安理得的借口。正像片中他的台词:"不是我让姐姐怀孕,而是吴大修你,你的话导致我姐姐怀孕."实质上在当时的那个社会,即使没有吴大修的多嘴,姐弟恋的下场也可想而知.所以复仇在这里已并非单纯意义上的复仇行为,而成了一种“负罪心理的转移”。他是残忍甚至恶毒的,他杀了吴大修的妻子,忍耐15年精心策划吴大修和其女儿相爱.但他也是深情的,一切的恨,都因为爱.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也是受害者.影片实际也反映了一种社会问题.他完全可以不顾吴大修的乞求把真相告诉吴大修的女儿,让他女儿承受当年他姐姐的痛苦,但他没有,而是最后在回忆姐姐的痛苦中含泪朝自己的脑袋开枪自杀.

本文由365bet亚洲官网查询发布于港台明星,转载请注明出处:统统复仇的人太可怕了,用道德熬制的视觉毒药

关键词:

上一篇:每个人都需要大白,每个人心中都希望有一个属

下一篇:1991,Our Own Private Idaho